云淡风清 > 其他类型 > 香珠儿 > 第190回 见识那虞姑娘的风采

第190回 见识那虞姑娘的风采(1 / 2)

天还蒙蒙亮,虞香珠便起来了。

她掌了灯,打开衣柜,目光有些迟疑。

穿什么样的衣裙才好呢?

她平日的衣裙,为了方便干活,袖子都是窄袖的。阿娘以前也觉得她穿得太朴素了,还劝她要穿得符合年纪一些呢。

阿娘是给她做过一两件好看的襦裙的,但她嫌弃干活不利索,是以平时很少穿。

虞香珠忽然自言自语道:“我这是在想什么呢,穿平时的衣衫不就好了?”

衣裙总算挑选好了,可梳妆的时候,终归是梳了一个平时不大梳的朝天髻,抹了桂花头油,又细细的用红色的口脂点了嘴唇。

最后又戴了银耳铛。

妆镜里,年轻的姑娘如花似玉,朝气蓬勃得让人羡慕。

不过,防人之心不可无,最后虞香珠又从自己的“宝箱”里摸了不少东西,给装在自己的小挎包里了。她最后想了想,还是给自己和麓儿拿两把幂篱。

魏麓儿与她一道去。

姚三娘特地准备了一篮子的糕点给女儿:“可得分些给陆公子和张小哥吃呀。”

阿娘倒是总记着张小哥。

陆公子比约定的时辰来得早些。大约是生怕虞香珠反悔吧,他跳下车的时候,脸上甚至还带着些热切。

张春也很热切的看到了姚婶子手中的篮子。

他甚是想念姚婶子的手艺啊。

可虞姑娘后面,怎么还跟了两个尾巴?

虞香珠给陆怀熙介绍:“这是我的徒儿魏麓儿,这位便是护院曾大哥。”

陆怀熙点头:“麓儿姑娘,曾大哥,在下陆怀熙。”

麓儿朝陆怀熙行礼:“陆公子。”

不过曾大哥神情有些冷漠。只因沈公子交待过,见到陆家人都不必太客气。

张春驾车,曾大哥骑马,虞香珠和魏麓儿进了车厢,陆怀熙则坐在车厢门口。

曾大哥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:“陆公子这是,不会骑马?”

“不会。”陆怀熙如实回答。

曾大哥道:“听说陆家可是百年大族,陆家人却连马都不会骑。啧。”

这位护院,好像有些针对自己。

陆怀熙不大在意:“陆家没有马,是以我不会骑。”

曾大哥见他无趣,却是不再与陆怀熙说话。

陆怀熙与虞香珠道:“虞姑娘,我们要先绕道我外祖家,与我舅父舅母等人会合,再出发。”

陆怀熙本就与她说过此事,是以虞香珠并不在意:“好。”

张姑娘可是她的大主顾,她又怎么会在意?

很快到了张家。

张家门前的阵仗,有些吓人。

三辆香车宝马并列,下人婢女一大群。

尽管早就知晓张家是大户,虞香珠还是有些惊讶。

她阿娘准备的糕点,在张家眼中,怕是看不上眼。不过也无妨,她和魏麓儿一起吃就行了。

虞香珠看了一眼魏麓儿,魏麓儿见到外面张家的阵仗,只惊讶地看了她一眼,便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。

她这徒儿,心挺稳。

陆怀熙像是被张家人邀请到张家的马车上去坐,被他拒绝了。

虞香珠省得陆怀熙的马车是赁的,连给曾大哥的马也是赁的。

虽然如此,面对张家的香车宝马,陆怀熙却是没有丝毫的羞赫。他坦坦荡荡的坐回车辕:“张春,出发罢。”

赵玉容的丫鬟青梨撩起帘子,让自家姑娘可以看到陆怀熙坐的马车。

“姑娘,车中还坐着人。”青梨说。

“不仅坐着人,还坐着一个女子。”赵玉容倚在凭几上,“就是赵牛三说的虞家香料铺子的姑娘。”

青梨讶然:“陆公子明明省得姑娘要开香料铺子,他还……”

赵玉容垂下像小扇子一般的眼睫毛:“所以今日我一定要见识见识那虞姑娘的风采。”

青梨跟在自家姑娘身边多年,自然听出了自家姑娘的弦外之音。尽管姑娘不喜欢陆公子,但若是陆公子喜欢别人,自家姑娘也是不大痛快的。

既然她不痛快,就要给别人不痛快。

另一辆马车上,陈氏蹙着眉与丈夫道:“怀熙这是怎么回事?他怎么去陪那位虞姑娘了?”

张和想了想,还是与妻子说实话:“我瞧着,怀熙是真的不喜欢玉容。”

“可玉容似乎对怀熙有些意思啊。”陈如意有些迟疑的说。

是吗?倒也未必。张和心中想。尽管妻子是颇有手段的主母,将张家打理得整整齐齐,但有些事情她未必看得清楚。比如她这位表外甥女,看起来就很不简单。有哪一家的姑娘家,初到陌生的城池便立即张罗着要开铺子的?听说还备了很多香料来。这不是有备而来吗?

虽说妻子替她张罗婚事,但婚事定不定还另说呢。

不过张和只是在心中想想而已,并没有与妻子说实话。

毕竟妻子是为了自己外甥的婚事,是好意。

不管是家世,还是才貌,赵玉容都是极好的。

张淑婉放下帘子,有些忧心忡忡:“原来表哥是要约虞姑娘一道去。”

秋花很不解地看着自家姑娘。陆公子与虞姑

最新小说: 开局赐死未来女帝,我昏庸就变强 坏蛋之风云再起2 我在末世活下去 重生高武:不当怨种后,悔哭黑丝女神 旧日回响[废土] 吞噬星空之亿载岁月 仙侠:仙人抚我顶,我授仙人长生 大宋茶商 仙门娇女在七零当团宠 抗战:从金陵保卫战开始